唯婪

自古红蓝出CP,醉卧红尘忆往昔!

©唯婪
Powered by LOFTER

小气鬼

秦生:

说好的wink。写多了怕你们看厌了,所以下一次关于wink的短篇就需要静等一段时间啦。

这几天都是日更,我的脑子可能都空了。所以日更模式关闭!开启不定期更新!毕竟还有五周年要肝,我要珍爱生命

01.
邬童这个人,他真的小气吗。

02.
按照班小松的逻辑,生活中好像真的会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好像对任何事物的归属权特别计较。比如说,邬童。

班小松作为深受其害的当事人,已经无数次表达过自己的不满。照他本人的原来来说那就是

——邬童这家伙,绝对是全月亮岛最小气!

目击控诉现场的尹柯很冷静的表示:???

邬童小气吗?班小松原先是不觉得的,毕竟他作为邬童来到月亮岛之后交的第一个朋友(单方面的认定),待遇多少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可是即便如此,邬童在很多事情上也很计较!

——你知道吗,我上次就用了一下他的笔,他就不乐意。还有还有!之前一不小心碰掉了他书,好家伙,邬童还瞪了我一眼!

班小松发现一旦开始抱怨起来这个事儿,就有源源不断的吐槽。气愤郁结之余,他还没忘记寻求一下共鸣

——你说是不是啊尹柯
从试卷中中分神片刻的尹柯一脸无辜的表示。

——我没感觉啊

班小松觉得自己更郁闷了。

03.
邬童很计较吗?尹柯从来没有刻意想过这个问题,大约是因为....他已经和邬童认识太久了的关系?确切的说,尹柯大概一直都只觉得邬童有点孩子气而已。

不过他对自己的东西很上心倒是没错。

比如说,那个钥匙圈。初中那会儿,球队里人手一个特制钥匙圈,尹柯的那个一直保存在邬童那儿,神神秘秘的一直藏到尹柯过生日的时候才拿出来。

——某人不要的话,那我就收了
——谁说我不要,给我

尹柯很喜欢这个钥匙圈,一直到和邬童分开独自去了月亮岛之后都仍然很珍惜,当然这是后话了。

后来的事儿尹柯也觉得纳闷。某一天在教室里写题,班里同学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问了一句

——尹柯,听说你跟邬童...嗯?
——‘嗯?’是什么意思?
——装什么傻,你跟邬童的定情信物都被扒出来了
——??????

定情信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尹柯一脸‘你可能是想故意逗我笑’的表情,直到该八卦男子在手机里打开学校论坛置顶的加热贴放到他的眼前,尹柯才觉得真真是笑不出来。

他大概是知道为什么邬童三番两次要求他把钥匙圈挂裤腰带上了,仿佛是个智障。

——说说呗,你别不承认,上次陈湘湘不小心玩儿了一下他的钥匙扣,邬童差点就把陈湘湘给瞪哭了。要不是定情信物他至于这么小气巴巴的连碰都不让碰

尹柯觉得自己应该是笑不出来了,这种被强制出柜的感觉何止是千万句mmp可以解释的清的。

——陈湘湘都要退出邬童后援会了
——他还有后援会这种东西????
——你也有啊

...............女生的脑回路真是复杂啊......

——你又转移话题

肩膀上的手还没停留两秒就被打掉,尹柯微微仰起头,八卦主人公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视线中。

——谁让你动手动脚的
——我又没搭你..
——尹柯更不行
——.....欸,话说回来.....邬童你那个钥匙扣挺特别的啊,哪儿买的,我也想买一个

邬童大佬在尹柯旁边坐下,一脸的蜜汁骄傲。

——那你可买不到,对吧尹柯

无视该八卦同学的眼神,尹柯觉得邬童简直超越了孩子气。

他小气吗?......明明是幼稚吧。

04.
自从上次中加的拉拉队来过月亮岛之后,焦耳仿佛单方面陷入了爱情。前后三句话不离邢珊珊,就连一向对这种感情问题不来智商的班小松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尹柯,你说焦耳该不会真的在暗恋邢珊珊吧
——没有吧
——那还行
——焦耳已经摆明在明恋了
——.........

可怜班小松操碎了一颗心,生怕队员独自陷入爱情影响到球队的训练,硬是要拉着尹柯讨论如何拯救焦耳。于是邬童背着包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和谐的画面。

——聊什么呢这么嗨
——哎呀邢珊珊

等等,哪里不对劲......尹柯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挡了个严实。

——邬童你干嘛
——你们聊邢珊珊干嘛
——.........

尹柯机智的闭上嘴,依他对邬童的了解,小少爷此刻怕是在闹脾气了。

——欸对了,邬童你和邢珊珊不是挺熟的吗
——...还行吧

班小松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万全之策,一把拉住邬童的手臂,眼睛那叫一个亮。

——要不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们,我们急着用呢
——我...们?
——对啊,我和尹柯
——.......别想了,给我死了这条心

班小松一脸无辜的对着尹柯比了个问号,左手边正好一声巨响,可怜的桌椅成了泄愤的对象。

——尹柯...怎么回事啊...他又怎么了...
——不知道,大概是今天心情不好吧
——心情不好?.....我知道了!

来自左手边的一瞪。班小松凑到尹柯身边,小声的哼唧了一句。

——说不定邬童也喜欢邢珊珊,所以才这么生气。这家伙...也太小气了,咱们还没说什么呢

邬童....会喜欢邢珊珊吗?尹柯有点犹豫的看了邬童一眼,正巧某人也正好偷瞄过来,两个人的视线撞到一起之后邬童飞快地转过头,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小气?.......尹柯怎么觉得....这更像是在别扭呢...

05.
决赛的时候还是碰上了中加,尹柯在赛前就叮嘱过邬童,比赛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手。半决赛的时候受了伤,短短时间之内绝对不可能恢复到伤前的最佳水平。当下邬童全然没有被磨的不耐烦,反而笑眯眯的搭着尹柯的肩膀,一声声的都应了下来。

但很快尹柯就发现赛场上的气氛开始变得有点奇怪,中加的王牌,那个杜棠...总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不说,好几次都差点要跟邬童杠起来。

——怎么回事,那个杜棠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
——邬童,你不要跟我逞强行吗
——我会赢的,尹柯,我一定会赢

邬童的表情实在太认真,尹柯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其实他想说,输了也没关系,身体更重要,就算输了也可以再重头开始,小熊队不怕失败。可是邬童这样坚定,大概是因为他有什么非赢不可的理由?

——算了算了,你想怎么做?

重新上场的邬童看过去似乎更有攻击力了,对面的杜棠笑的高深莫测,尹柯难得也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最后一个球落地,尹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输了的感觉,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

——邬童
——抱歉....原本可以...
——打的漂亮

能走到今天这步,邬童付出的绝对不少。小熊队的队员们抱在一起,以此来纪念他们组队后打的这场最酣畅淋漓的比赛。

赛后尹柯收拾着东西,没来由的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尹柯
——...有事吗

杜棠笑眯眯的看着尹柯。

——邬童他....
——邬童?邬童怎么了?
——完全就是个小气鬼,你还不如来中加,跟我一起打球说不定更有趣

这前后有必然联系?尹柯皱着眉,完全没有要接话的意思。不过邬童的及时出现正好解了他的危机。

——杜棠你在这里干嘛
——你可别忘了,比赛你输了
——.....我的
——什么是你的
——下一次的冠军是我的,尹柯也是我的

那天被强制拉走的尹柯全然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被莫名的宣告主权了。现在想想邬童看杜棠的那个杀人般的眼神,还有杜棠之前说邬童小气的那句以为不明的话,好像还真有点前后关系。

可是这样的邬童...是小气吗?明明...就还挺帅气的说。

06.
和中加一战之后人气迅速加持的居然是尹柯,这简直是令人意外。确切的说,是邬童觉得意外。尹柯刚放下书包坐下,班小松就生无可恋的凑过来求救。

——尹柯你快点管管邬童吧
——邬童?
——我不就跟他说你现在也有后援会了吗,他至于对着我碎碎念二十分钟吗
——....后援会?

班小松大概说了一下,尹柯也大概理解了一下。两个人正说着话,从厕所回来的邬童大佬本人就瞬间入戏了。

——尹柯!刚才居然有女生拦住我,问我要你的电话!
——......你给了吗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给她
——哦
——邬童你这样真的特小气,尹柯有后援会怎么了,他受欢迎咱们应该替他高兴,你不能因为怕你这个校草被取代就这么...
——班小松你是不是智障,我什么时候怕这种东西了

要看又是要吵起来,尹柯拿出语文书,显然是不想受到波及。后援会...受欢迎....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

——今天我妈喊我早点回家帮忙,我先走了!
——明天见松宝宝
——呸!

班小松一走,就剩下邬童和尹柯面面相觑。

——我们也走吧
——嗯

难得他们两个人能有单独相处的时候,偏偏这二人世界还没走出学校就被打破了。尹柯看着面前面色绯红的女生,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现在的女生...真是胆子大....

——尹柯...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额..
——不能,别来找尹柯要电话了,他不喜欢留给陌生人联系方式

被邬童连拉带拖给扯走的尹柯一路上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这算小气吗?邬童是真的怕人气被取代了。还是......

——邬童你是不是喜欢我

07.
十二点。按照尹柯的作息表,这个时候他已经该睡着了。但是....好像有点兴奋过头了...等等,兴奋?

不过就是早恋,值得兴奋?.......好吧,挺值得的。

一想到邬童当时明明很紧张还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尹柯就觉得自己没白白问那个问题。所有的困惑都被解开

——所以当时你之所以生气...
——谁让你跟班小松凑那么近,还有,你要邢珊珊电话干嘛
——你傻不傻,都是因为焦耳你看不出来吗

小气值+1

——那杜棠呢?
——那家伙在比赛的时候一直盯着你看,中场的时候居然跟我说对你感兴趣!
——所以你后来才那么说?
——对啊,冠军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就只能是我的捕手!我才不管他什么杜棠..

小气值+1

——那后援会的事情,也不是因为你怕自己当不成校草...
——谁会怕那种东西!我是怕那些女孩子都来缠着你!
——噗...

小气值+1

——你喜欢我很久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钥匙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你个傻子

居然还有钥匙圈事件。小气值稳稳的max了

尹柯笑的整个人都在发颤,邬童气急败坏的冲过来抱住他时,他甚至都没有任何抗拒的念头。尹柯今天才知道,原来邬童是真的小气,为什么他过去从来都没有发现,原来真的是因为旁观者清而已。

——你怎么这么小气啊,小气鬼
——我才不是小气

后来邬童告诉他说。这种感情,叫做占有欲。

08.
尹柯点了一碗牛腩面,上菜期间正好和班小松好好的聊了聊彼此的近况。听了一耳朵的栗梓表示

——尹柯你要是信了他那才是有鬼,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分清楚盐和糖的区别
——嘿干嘛呢,我一个棒球教练我至于知道这个吗!

看来日子过得挺不错,尹柯笑眯眯的看着班小松和栗梓斗嘴,感觉时间好像突然倒退回了高中。

——尹柯,这次回来呆多久啊,你跟邬童干嘛非呆在美国,那地方一点都不好..
——是啊,所以我们打算回来了
——真的?!我的妈!我们三个终于可以合体了?
——是啊

高中毕业之后尹柯就和邬童一起去了美国,申请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个球队。大学那几年他们还是会花很多时间打棒球,但只是没有那么疯狂了。毕业之后琐碎的事情多起来,最后两个人只是在休息日的时候才会一起去公园里玩玩儿。

腻在家里看电影的时候,尹柯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来问了一句

——邬童,没有坚持打棒球,做个职业运动员,会不会觉得遗憾?
——以前会觉得,但是现在不觉得了。其实我也不是非要一辈子都打棒球,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打
——得了吧,你是在说你不打我也不能打呗
——你可是我的捕手
——小气啊小气
——说了多少次,这不是小气
——不是小气是什么

于是那天下午,电影仍在放映中,邬童把尹柯压在沙发上,身体力行的教导了他一下午关于小气的定义。

——你们俩私奔跑去了美国,就留我在月亮岛,太没人性了
——这话你应该骂邬童去
——骂我什么?...班小松你把手给我拿下来

班小松眼疾手快的把手缩回来,在尹柯手上再停留一秒恐怕就是要废了。

——再让我看见你摸柯柯试试

班小松撑着下巴,作呕吐状。

——你恶不恶心,一会儿没见就非得拉着尹柯一顿亲,考虑一下我的心情行不行
——呵,你需要有什么心情
——还是老样子,小气巴巴的

尹柯笑眯眯的听着他俩闹,嘴里含着那颗刚在亲吻中被邬童推过来的薄荷糖。

——柯柯你说,我小不小气?

得了吧,尹柯果断的摆摆手。这个死亡问题,绝对不能回答。想起那天下午被支配的恐惧,尹柯决定就此认怂

09.
邬童这个人....到底小不小气。

嘘——你知道答案的。

评论
热度(894)